坑凉

玻璃心一戳就碎

【鹤聪】妖界报恩基本法 03

 @君子如叽_常清净叽 最多还有两节!就开车了!争取10节之内完结哈哈哈


白纤楚转过头去,不认错也不悔改。

洪思聪又赔了几句软话,白纤楚才哼哼唧唧从猫包里出来,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。“嗯,我没事,人间安稳多了,我在妖管局洪思聪办公室,晚上住他家。”白纤楚应付完家里长辈,挂了电话,整只狐狸往桌子上一趴,“跪安吧。”

洪思聪甩袖打了个千,“应老佛爷安。”

白纤楚见洪思聪忒上道,狐狸脑袋得意兮兮地一扬,刚想说点什么,就见着了门口的云中鹤,蔫蔫地把脑袋又垂下去了。

没办法,对上凶神,尤其是自己还亏欠着的凶神,她这只没化形的小妖,不得不得认怂。

“好汉不吃眼前亏。”白纤楚嘟囔着给自己辩解。

洪思聪把白纤楚的神态变化看了个一清二楚,虽然后面一句没听到,也能猜个大概。转回头的动作就僵了大半截,跟个接触不良的机器人一样,关节间似乎能听到咯嘣咯嘣的响声。

“处长……”洪思聪强挤出笑。

云中鹤点点头,绷着一张脸,语气也一付公事公办,“既然回来了,就把假销了。下午的会你接着主持。”

洪思聪应了一声,把猫包收拾到底下,打开了电脑。白纤楚也乖乖地跳到了另外的椅子上,不耽误洪思聪办公。

云中鹤反而在办公室随便找了把椅子,往洪思聪跟前一坐,一点走的意思也没。

“要不我先给您倒杯水?”洪思聪打了两行字,先应付起云中鹤这位大爷。云中鹤监工的意图表现得不能再明显,他可就不好意思找小弟帮他弄资料。

白纤楚一副看戏的样子,妖力传讯给洪思聪,“吃醋了?”

“哪能啊~”洪思聪也是心里白眼翻上天。他刚到妖管局,云中鹤也是一副恨不得什么事儿都让洪思聪办在他眼皮子底下,他本以为是余情未了,还暗戳戳心喜,准备顺水推舟再续前缘。谁知道,云中鹤这只扁毛畜生什么都没记起来,盯着洪思聪只是因为喵星人偷懒摸鱼堪称业界毒瘤,不放心,得盯着。

这半年他升了职,云中鹤已经不要求他必须出现在视线之内,今天云中鹤忽然抽风,他一点也不怀念。

当初云中鹤刚化形,多青涩不通人事的一只妖啊……洪思聪有些感慨,当年他就不该一时心软,忽悠云中鹤帮窦仕骁弄不在场证明,和人类斗心眼。

人间归人间,妖界归妖界……虽然现在他们也碍着人间法律法规,但终究走的是两条路。

 

洪思聪拍了拍脸,省得自己在忆往昔岁月的时光里出不来,“都是时臣的错。”

“远坂时臣早就死了。”云中鹤顺口接话,自然得房间里的三只妖都愣住了。

远坂时臣,洪思聪记得这个名字,就是七十年前差点逼得他和云中鹤走投无路的凡人。

“你知道他?”洪思聪很没有把握。但是心中也有点激动。或许,这就是云中鹤恢复记忆的契机。

“不许把我玩fate的事情告诉其他人。”云中鹤威胁洪思聪,“不然等着扣工资吧。”

洪思聪觉得自己白高兴了一场,腹诽了几句大起大落。白纤楚不在妖管局底下混饭吃,直接把白眼翻到了天上。

妖管局行动处云处长还有隐藏的宅属性,这可不算反差萌。

接下来,洪思聪差不多一整天都在思考云中鹤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,恨不得直接飞东北找王大顶那土匪问个清楚明白。于是下午开会都恍恍惚惚的,幸亏是内部例行总结,有他没他都行,这才没耽误事。

虽然挨了云中鹤眼刀,但洪思聪知道自己印象分已经没法再降,破罐子破摔当没看见了。

要不是不能主动……

洪思聪心里面的小人两条宽面条泪地咬着小手绢,就没有猫征服不了的妖!

 

洪思聪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白纤楚已经等得不耐烦,洪思聪推门进来就蹭地跳到他肩上,“回家回家,无聊死了。你做可乐鸡翅给我吃!”

“我今天加班。”洪思聪咬牙切齿,“会议纪要和下月规划,明天交。”

“职场恋爱,霸道总裁,我懂我懂。白纤楚拿尾巴拍着洪思聪的背,“我回去叫外卖,你加油。”

“职场恋爱个屁!”洪思聪关了门,气哼哼,“但凡我能主动,我早就登堂入室出双入对了!”

“那些该死的老古董!”白纤楚跟着骂,“凭什么兵解就得消除一切妖际关系,前生人员不得打扰!凭什么人妖不能通婚了!

【鹤聪】妖怪报恩基本法 02

*这节云中鹤没上线 @君子如叽_叽叽叽 我觉得我又办出了,上个床要先来上五六千铺垫了……明明满脑子黄色废料,手却不受控制地写剧情了。

02

洪思聪见云中鹤松了口,也没多高的政治觉悟讨好领导,领了假条屁颠屁颠地往外跑。没化成人形的白纤楚果然在动物园里呆着,四肢爪子抓着铁丝网,毛在上面压出一格一格的纹路,一双圆眼湿漉漉地盯着饲养员旁边的男大学生。

洪思聪晃了晃笼子,白纤楚一个不稳,差点从上面贴下来,对着洪思聪极其凶恶地呲着牙。

“小白别怕。”动物饲养员是个中年男人,光看五官能知道当年也是个帅哥。他旁边的男大学生,也有几分像他,只不过更年轻英俊。

“死基佬,别耽误我报恩。”北极银狐呜呜地叫。

洪思聪给了白纤楚一个安心的眼神,对饲养员说,“我从小就不招犬科动物喜欢,只能隔着笼子看看。没事,您忙。”

饲养员笑了,“和我儿子正好反着。”说着看了一眼男大学生,“要真喜欢,让小帅在这陪陪你,他在的时候小白可乖了。”

洪思聪也跟着哈哈笑,拍了拍饲养员的肩膀。饲养员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“你对我爸做了什么!”男大学生挥着拳头过来,洪思聪上半身往后一仰,避过了男大学生的攻击,右手在男大学生的手腕上敲了一记,一根针扎到了男大学生的手腕上。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大学生,也步了他爹的后尘。

 

“洪思聪你混蛋!”

洪思聪打开了笼子,把白纤楚抱出来,白纤楚反而二十万分地不领情,“地上这么硬,他要是着凉了怎么办!”

“他不会记得的。”洪思聪胳膊上压着白纤楚这团毛球,一团白毛松软,好像刚出锅的棉花糖。于是没忍住,在白纤楚后背上撸了一把。

白纤楚后背上的毛都竖起来了,“当心我告你性骚扰!”

洪思聪换了只手,捏着了白纤楚后颈的皮,白纤楚在动物本能的支配下,全身肌肉和神经都僵硬不堪,仿佛被下了定身咒。洪思聪语重心长,“第一次带你回去的时候就给他打过记忆修改针,他不记得你了。”

“那这次你还打!”白纤楚委委屈屈地心疼自己的心上人,“那一针多疼啊!”

“这是第二针,改良版,不疼。”洪思聪把毛团往自己带来的猫包里一塞,“初版他有抗体了。”

 

洪思聪从动物园偷了只白狐狸出来,硬说是她这是北极银狐是只博美狐狸狗,瞒过了盘查。白纤楚对洪思聪这套漏洞百出的说辞嗤之以鼻,心里暗自嘀咕,你有本事用妖术你有本事承认啊。

洪思聪晃了晃笼子,白纤楚在里面一个天旋地转,差点喊出话来,但在大庭广众下,没敢。

建国后不能成精,政府有规定。

她六十年前和洪思聪都遭过一回劫,老天降了天雷,把她劈回了原形,不得不重新修炼。好不容易有了姻缘加机缘,摸着点化形的机会,国家妖怪安全管理局又下发了规定。她的成精申请刚递上去就被打了回来。

官面上的说法是最近一百年国家动乱,灵气稀薄,戾气极重,精怪道心不稳,成精之后容易走火入魔坠入邪道,只能通过行政手段拨乱反正。

白纤楚虽然一直和局里不对付,但也没办法,这回官面上的说法一点都没错。

洪思聪比白纤楚好点,虽然也被天雷劈过,但好歹当年留了下了个人形,不需要和她一样捆在动物的身体里,连心上人都不能勾搭。

 

“出来吧。”洪思聪把白纤楚带到了妖管局自己办公室,打开了猫包,好声好气地给发小赔罪。

白狐狸就是不出来,恹恹地趴着,“你为了让心上人高看你一眼,就不顾发小了。”

洪思聪双手合十,算是求她别说了,“我的小姑奶奶,我在他跟前印象分快跌没了。”

白狐狸听到八卦,耳朵顿时支棱起来,“凭什么啊!当年你们两个虐恋情深的……他这么多年还没想起来?”

“还的谢您三天两头惹事。”洪思聪苦笑,“少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我就谢天谢地……多去他那刷点正面评分了。”


【鹤聪】妖界报恩基本法 01

*剧情线有改动

 @君子如叽_叽叽叽 还账了!先忍过前面的,等后面的私发你

01

云中鹤记得自己成精那会儿,人界不怎么太平。

他闭关出来,选中福地被一窝土匪占了,熊罴山改成了黑瞎子岭不算,还让人用奇怪的棍子指着,威胁他要他的命。

他眯着眼看着奇怪东西的男人,男人的手在那根棍子的凹口处一扳,棍子上喷出一道火光,伴随着一声爆炸,一颗铁珠子从里面冲出来。

危险!

他变出羽翼往自己跟前一遮,交叉成茧。

那颗铁珠子和他的羽翼摩擦出刺耳的响声,云中鹤顿觉剧痛。他疼痛之下,双翼成刃,翼尖斜斜地划过那人的脖子,带出一道细红的血痕。

那人双眼大睁,捂着脖子,倒了下去。

鲜红的血液在手指的间隙里突突地往外冒。

云中鹤觉他不分青红皂白,确实死有余辜,收起羽翼,头也不回地下山。

但是他听到了一声悲鸣。

“山参!”

然后又是同样爆炸的声响。

云中鹤偏了偏头,那颗铁珠子擦着他的脸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后是更深切的诅咒:

 “姓窦的,老子跟你没完!”

他回过头,那个向他吼的土匪目眦欲裂,拿了一个和刚才那个男人一样的棍子指着他,脚边还跟着一只灰色的猫。

有妖气的半大公猫。

土匪扣下了机关,铁珠子又冲着他的脑袋过来了。云中鹤知道那颗铁珠子多疼,毫无形象地往下一扑,还仰着脸,努力别让自己的脸沾上灰。

那只公猫也咬了土匪的裤脚。

“我艹!”土匪还没骂完,向着猫踢去,可还没抬高腿,就软软塌塌地倒了下去。

后脑勺着地。

猫在土匪脸边高傲地翘着尾巴,碧蓝的眼珠在阳光下,瞳孔只有一条细缝。

云中鹤下意识地擦了擦自己并不脏的脸,看着那条半大的灰猫又蹿回草丛。

 

七十年后。

“云处长在想什么呢?”

一条成年而且成精的英短从他眼皮子底下蹿到他办公桌上,叼着一份文件,两只圆溜溜的大眼娇憨地盯着他。

“变回去。”云中鹤嘴上这么说着,还是没忍住在洪思聪的脑袋上揉了一把,才接过文件。

“我这不是投其所好?”英短的话语里还带着点嗓子眼的呼噜声,往办公桌下一跳,落地就成了一个一头红毛挑染的青年,“处长,我下午有事,想请个小假。“

“又是白纤楚的篓子?”云中鹤翻了翻请假单,“赚的工资还没扣的多。”

“我就这么一个发小,她要是出点什么事,我怎么跟我爸妈交代?”洪思聪自己从云中鹤办公桌笔筒里抽了枝笔,恭恭敬敬地递到云中鹤面前,“往大处说,我也算是保护稀有物种,通融通融?”

云中鹤冷着脸从洪思聪手里拿了笔,洪思聪讨好地一笑,又觉出自己这样极其不庄重,低下头去,忍住没笑。

“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。”云中鹤签了字,把笔插到洪思聪的衣兜里,拍了拍洪思聪的肩膀,“救命的事儿早还清了,好好考虑一下自己。”

洪思聪装傻,“您这是说我呢?”

一个懵懂无知,一个装傻充楞。

云中鹤权当自己一片好心喂了狗,再也不想管他和白纤楚之间的纠葛。白纤楚小时候无意间救了洪思聪一回,洪思聪就对这只狐狸死心塌地。云中鹤也是奇怪,有妖对人报恩私定终身的,哪有妖对妖报恩以身相许的?

他看着洪思聪和当年那只半大猫一个品种,就对洪思聪多了几分宽容,现在连带着他自己的队伍,都跟这只猫一样散漫。

还好业绩在局里一骑绝尘,才不至于在各处跟前丢人。

“我对你太纵容了。”云中鹤把话挑明了说,“最后一次。”

【刀剑乱舞/四角贵乱】后宫不是想开就能开 01

*小狐丸、三日月、压切长谷部、宗三左文字

* 这章是小狐丸X宗三左文字

 

他从火里伸出手,手掌白皙手指纤细,手腕似乎一折就碎,无论怎么看,都不像能够握刀的手。

他忽地有些消沉,不管是作为刀还是化形为人,他的归途,不过只是执掌天下人的装饰物。

“真是美丽。”他听到了火光之外的称赞,寻声望去,火光之外的人一头白发,发顶上的两簇乱发像狐狸的耳。那人向他伸出手来,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
掌心在火焰的炙烤下异常干燥,他的手腕也没有想象中的脆弱,拉扯着他身体的重量,把他整个人从火里打捞出来。

他在那人的扶持下站稳,僧衣的下角晃了两晃,几点火星隐没在粉色的福田衣里,在烫到他的小腿之前,便灭在了空气中。

他微微颔首,不动声色地将手腕从人手里抽出去,隐在袖中,轻声说道:“我是宗三左文字,您也想让天下之主的象征来陪侍吗?”

“新伙伴来了啊。”那人头上的两簇狐狸耳朵似的乱毛动了动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宗三左文字被他的热情灼到了,略抬头避过了他的视线,却发现那两簇乱毛是货真价实的狐狸耳朵。

他想他是认错了,把兽灵认成了召唤他出现的审神者。

他们这些妖类有了性灵之后,虽然会保留自己的一点特征,但不可避免地会把自己当成人看待,行事风格上会更偏向于人类。

    “您的名字是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放开他,“小狐丸。我是主人的近侍,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宗三左文字默了一默,他庆幸自己没有自以为是地叫出狐狸先生。小狐丸虽是由狐狸帮忙对槌的,所以叫做小狐丸。但其本身,还是一柄刀剑。

    

宗三左文字随着小狐丸的脚步觐见了往后岁月中的主人。

职位为审神者的女子在听闻他是魔王之物后要求他解下衣衫,赤裸上身,向她展示他身上的魔王刻印。

女子验明正身一般抚摸着在他身上的刻印,眼中空无一物,却陷入了长久的回忆中。

或许是冬日的缘故,宗三左文字觉得有些冷,皮肤上起了细小的疙瘩。

“果然,曾经落入魔王之手,就是如此有魅力吗?”宗三左文字眼睫低垂,轻声道。

女子也从失神中醒过来,亲手帮他穿好衣物,整理好领口。

“您也想得到天下吗?”不知为何,这句话冲口而出。

女子却笑了,“谁知道呢?“

 

审神者的屋子在院落的最深处。他和小狐丸又一次走过长长的连廊。山水庭院中有一汪池塘,池面上的雪和冰都没有化开,累赘得就像在冰糖上又洒了一层糖霜。

小狐丸走向池边,薄雪上留下了两行草鞋的印。

宗三左文字在廊边等他说话,招呼他过去看结冰的池面,或者是让他先回自己的房间。

然而都没有。

小狐丸躬着腰从池边的叶子上摘了一枚雪花,用灵力包裹着,送到了他的面前。

这时候天是晴的,六角形造物折射出的彩虹,若隐若现地浮在灵力营造的薄膜上。

“很漂亮。”宗三左文字赞叹,并没有接受他的馈赠。

“每一片雪花都有自己的形状。”小狐丸托着那枚雪花,将它扣在了宗三左文字的掌心,“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礼物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宗三左文字将雪花握在手中。小狐丸的掌心还贴靠着他的,,这样的动作让两人十指相扣,“多谢。”

 

气氛好得有点过分,接下来的任何事都是顺理成章。宗三左文字由着小狐丸将他打横抱起,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,先认识了小狐丸的床。

双人间只有一张床有人存在的痕迹,宗三左文字仰躺在上面,全身陷在软塌塌的白色兽绒里,衬得肩上青色的印记越发鲜明。

他记不得小狐丸在他身上留下了多少吻痕,只记得信长的印记没有得到更多的优待。小狐丸的优待,都集中在了他敏感的耳垂和腰窝,他所禁忌的,小狐丸全部巧妙地避开,他会感到快乐的,小狐丸一样不落。

这场欢愉,足以证明小狐丸是个优秀的情人,以及属狐狸的天生会撩。

第二场来得更紧凑一些,在他刚恢复体力,气息没喘匀的时候便开始。

比上一场要粗暴,身体上疼痛让他愈发欢愉,但是宗三左文字不想知道这是因为小狐丸的撩拨,还是因为他本身就存在的癖好。

他越不想,身体越诚实,脑子都浸泡在了欲望的陷阱里,感官存在的意义只剩下了从对方那里寻求刺激。

小狐丸按着宗三左文字的腰,把他整个人都禁锢在怀里,嘴唇在他耳垂上轻轻地摩挲“只要说声爱你就会和他上床吗?”

    宗三左文字此时精力只够他发出些微的喘息,脑中的混沌却如同闪电劈开,本能在他斟字酌句之前,先一步开启了自我防护,“别说得像你说过爱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毫不留情的话语撕开了两人床上和床下营造出柔情蜜意。小狐丸亲了亲宗三左文字的唇,试图用接吻把气氛再拉回去甜腻的恋爱气息里。

宗三左文字也做了同样的尝试,放了小狐丸的舌头进来,可唇齿间的温柔动作却如嚼蜡一般,没有半分情谊的滋味。

小狐丸叹了口气,松开了对宗三左文字的禁锢,把自己从他身体内退了出去。

宗三左文字扯了一角被单盖住了身子,下床去捡自己丢了一路的衣物,边捡边穿。穿戴整齐时,他已经站到了门边,手搭在了门把手上。

只要拉开,走出去,他们便可以当做无事发生过。

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。

“等一下!”小狐丸喊。

宗三没有回头去看屋子的主人。

可惜已经晚了。

眸中有新月的付丧神已经打开了门,与他四目相对。

付丧神身后,有一个他相熟的身形,看向了屋内小狐丸的所在处。

“长谷部。”宗三左文字唤出声。

“小狐丸。”有着奇异眼瞳的付丧神的声音与宗三左文字的叠在了一起。

屋内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捉奸在床?

宗三左文字念头一闪而过,又觉得无比荒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