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凉

玻璃心一戳就碎

【刀剑乱舞/四角贵乱】后宫不是想开就能开 01

*小狐丸、三日月、压切长谷部、宗三左文字

* 这章是小狐丸X宗三左文字

 

他从火里伸出手,手掌白皙手指纤细,手腕似乎一折就碎,无论怎么看,都不像能够握刀的手。

他忽地有些消沉,不管是作为刀还是化形为人,他的归途,不过只是执掌天下人的装饰物。

“真是美丽。”他听到了火光之外的称赞,寻声望去,火光之外的人一头白发,发顶上的两簇乱发像狐狸的耳。那人向他伸出手来,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
掌心在火焰的炙烤下异常干燥,他的手腕也没有想象中的脆弱,拉扯着他身体的重量,把他整个人从火里打捞出来。

他在那人的扶持下站稳,僧衣的下角晃了两晃,几点火星隐没在粉色的福田衣里,在烫到他的小腿之前,便灭在了空气中。

他微微颔首,不动声色地将手腕从人手里抽出去,隐在袖中,轻声说道:“我是宗三左文字,您也想让天下之主的象征来陪侍吗?”

“新伙伴来了啊。”那人头上的两簇狐狸耳朵似的乱毛动了动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宗三左文字被他的热情灼到了,略抬头避过了他的视线,却发现那两簇乱毛是货真价实的狐狸耳朵。

他想他是认错了,把兽灵认成了召唤他出现的审神者。

他们这些妖类有了性灵之后,虽然会保留自己的一点特征,但不可避免地会把自己当成人看待,行事风格上会更偏向于人类。

    “您的名字是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放开他,“小狐丸。我是主人的近侍,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宗三左文字默了一默,他庆幸自己没有自以为是地叫出狐狸先生。小狐丸虽是由狐狸帮忙对槌的,所以叫做小狐丸。但其本身,还是一柄刀剑。

    

宗三左文字随着小狐丸的脚步觐见了往后岁月中的主人。

职位为审神者的女子在听闻他是魔王之物后要求他解下衣衫,赤裸上身,向她展示他身上的魔王刻印。

女子验明正身一般抚摸着在他身上的刻印,眼中空无一物,却陷入了长久的回忆中。

或许是冬日的缘故,宗三左文字觉得有些冷,皮肤上起了细小的疙瘩。

“果然,曾经落入魔王之手,就是如此有魅力吗?”宗三左文字眼睫低垂,轻声道。

女子也从失神中醒过来,亲手帮他穿好衣物,整理好领口。

“您也想得到天下吗?”不知为何,这句话冲口而出。

女子却笑了,“谁知道呢?“

 

审神者的屋子在院落的最深处。他和小狐丸又一次走过长长的连廊。山水庭院中有一汪池塘,池面上的雪和冰都没有化开,累赘得就像在冰糖上又洒了一层糖霜。

小狐丸走向池边,薄雪上留下了两行草鞋的印。

宗三左文字在廊边等他说话,招呼他过去看结冰的池面,或者是让他先回自己的房间。

然而都没有。

小狐丸躬着腰从池边的叶子上摘了一枚雪花,用灵力包裹着,送到了他的面前。

这时候天是晴的,六角形造物折射出的彩虹,若隐若现地浮在灵力营造的薄膜上。

“很漂亮。”宗三左文字赞叹,并没有接受他的馈赠。

“每一片雪花都有自己的形状。”小狐丸托着那枚雪花,将它扣在了宗三左文字的掌心,“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礼物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宗三左文字将雪花握在手中。小狐丸的掌心还贴靠着他的,,这样的动作让两人十指相扣,“多谢。”

 

气氛好得有点过分,接下来的任何事都是顺理成章。宗三左文字由着小狐丸将他打横抱起,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,先认识了小狐丸的床。

双人间只有一张床有人存在的痕迹,宗三左文字仰躺在上面,全身陷在软塌塌的白色兽绒里,衬得肩上青色的印记越发鲜明。

他记不得小狐丸在他身上留下了多少吻痕,只记得信长的印记没有得到更多的优待。小狐丸的优待,都集中在了他敏感的耳垂和腰窝,他所禁忌的,小狐丸全部巧妙地避开,他会感到快乐的,小狐丸一样不落。

这场欢愉,足以证明小狐丸是个优秀的情人,以及属狐狸的天生会撩。

第二场来得更紧凑一些,在他刚恢复体力,气息没喘匀的时候便开始。

比上一场要粗暴,身体上疼痛让他愈发欢愉,但是宗三左文字不想知道这是因为小狐丸的撩拨,还是因为他本身就存在的癖好。

他越不想,身体越诚实,脑子都浸泡在了欲望的陷阱里,感官存在的意义只剩下了从对方那里寻求刺激。

小狐丸按着宗三左文字的腰,把他整个人都禁锢在怀里,嘴唇在他耳垂上轻轻地摩挲“只要说声爱你就会和他上床吗?”

    宗三左文字此时精力只够他发出些微的喘息,脑中的混沌却如同闪电劈开,本能在他斟字酌句之前,先一步开启了自我防护,“别说得像你说过爱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毫不留情的话语撕开了两人床上和床下营造出柔情蜜意。小狐丸亲了亲宗三左文字的唇,试图用接吻把气氛再拉回去甜腻的恋爱气息里。

宗三左文字也做了同样的尝试,放了小狐丸的舌头进来,可唇齿间的温柔动作却如嚼蜡一般,没有半分情谊的滋味。

小狐丸叹了口气,松开了对宗三左文字的禁锢,把自己从他身体内退了出去。

宗三左文字扯了一角被单盖住了身子,下床去捡自己丢了一路的衣物,边捡边穿。穿戴整齐时,他已经站到了门边,手搭在了门把手上。

只要拉开,走出去,他们便可以当做无事发生过。

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。

“等一下!”小狐丸喊。

宗三没有回头去看屋子的主人。

可惜已经晚了。

眸中有新月的付丧神已经打开了门,与他四目相对。

付丧神身后,有一个他相熟的身形,看向了屋内小狐丸的所在处。

“长谷部。”宗三左文字唤出声。

“小狐丸。”有着奇异眼瞳的付丧神的声音与宗三左文字的叠在了一起。

屋内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捉奸在床?

宗三左文字念头一闪而过,又觉得无比荒唐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